2019年7月4日 星期四

{雜談說心}兄妹二三事


各位好,時隔已久的發文,本次的主題是兄妹~
在很前面的主題其實我就已經提到過我自己本身有兩個哥哥,那這次我就想跟各位多聊聊他們。只要是在現實生活中稍微認識我的,就會知道我真的很以他們為(兄)傲(控),所以接下來看到的東西其實就是一篇純粹的曬哥文,不用太認真wwwww

我們家稍微不太一樣,我和我的哥哥們是分開住的,所以不像一般的兄弟姊妹那樣一起生活、長大,甚至有段時間(大約三~四年左右)我根本沒和他們住在同個縣市,頂多半個月能見到他們,說不定間隔時間還要更久才能看到他們。可是意外的,我和他們的感情並沒有因此而變得糟糕,反而到現在我跟他們的關係還變得更好,就連我自己都覺得誇張。

先來說說我大哥,他和我相差七歲,我想這也是我們根本不會吵起來的原因。他從小時候就是那一個在照顧我的人,以前就是在外面專門看著我,不讓我亂跑的小大人,對我來說他就像是我的半個父親。當然現在他在我心中的形象早就沒了,要我形容的話就是"朋友"那樣,他會聽我說話、我們會一起追劇、玩遊戲之類等等......有很多一起做的事情。

那說起我二哥的話,我覺得最貼切的詞應該就是"老師",他也大我挺多歲的(五歲),但我和他很像,外貌像、興趣像、連品味都類似,那為什麼我寫他是"老師"呢?因為就如同我前面所寫,我們非常相似,他其實教我非常多的觀念與想法,加上我們的興趣是同樣的(繪圖),所以他同時也是我的目標。以及之前提到過的,當初也是因為我二哥,才會有現在的我。要不是因為他當時那句:「我不在乎妳喜歡什麼,就算是BL也好,只要妳喜歡,願意繼續做下去,那就行了。」(大約是這樣說的)我說不定到現在都不敢正大光明的寫小說、畫著自己最喜歡的東西,勇敢做自己想做、喜歡做的事情。

他幾乎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塊拼圖,缺少了他,就完全不會有現在的我。


其實我也是後來才懂,為什麼大家總是想要有個哥哥了。

我一直覺得自己在小事上都很衰,不管是遊戲抽卡還是日常的小事,我的運氣都不太好,現在長大了,思考了一下,也許是因為我把這輩子的運氣都用在這上面了吧,能遇見他們、當他們的老妹真的很幸運,因為可能也不是每個哥哥都這麼好,所以--能與他們一起,衰一點也沒什麼不好。


而且正好相反,真的、真的很幸運。


++


題外話

說句實話,我最近真的很久沒動到部落格,前一段時間幾乎為了拯救我的學分不得已只好乖乖搞定我所有的功課,痛苦死了。而近期開始放假,可能會作一些小企畫之類的。

目前構想是做個遊戲紀錄,算是純粹遊戲經驗分享這樣。然後小說的部分暫時是口氣趕兩篇,希望能順利打完它們,以及如果真的很好奇我最近在做甚麼的話,可以追蹤一下我的IG,不管是小說進度還是畫圖的部分都能一起看到喔~點擊下方網址就有了喔

https://www.instagram.com/dalea2000/



那就以上,adieu ~




2019年2月8日 星期五

{年度活動}2018 決定的瞬間系列 總結




注意,本篇有眾多CP,可以挑自己喜歡的來看就好





CP:01. 陸星材 x 鄭鎰勛





02. Minho x Thomas





03. Hannibal x Will




04. 鬼怪 x 地獄使者 (金信 x 王黎 )




05. 李玟赫 x 劉基賢




06. 李周憲 x 任昌均




07. 尤其 x 楊猛




08. Ward x Plame




09. 金泰亨 x 鄭號錫 (無差)




10. Kongphop x Arthit




11. Dean x Sam




12. Tee x Fuse






_










不知道有誰說過,要吸引一個人,只需要一個「決定性的瞬間」。






_









01.星勛





陸星材想,他們那一個決定性的瞬間,便是在舞台上揮灑汗水後的相視而笑,少年的雙眼明亮,就像天上的星星,帶著笑容的他,很美。





哪怕是一開始的默默無名,到現在舞台底下充滿喜愛他們的粉絲們,身邊總是有他。





這一刻,牽起手的他們,互相看著、笑著。





阿,果然還是很喜歡你啊——





鄭鎰勛。





02.Thominho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著Minho?是他毫不畏懼向敵人衝去那刻?還是他無條件支持自己,帶動其他人對他的信任?又或者是帶領自己在迷宮裡向前努力狂奔?





對Thomas來說似乎都不是。





腦海中最深的記憶是在陽光下,少年奔跑過後,汗水沿著額頭緩緩流下,褐色雙眼中反射金黃色微光,像是要往他跑來,卻又與他擦肩而過。第一次與Minho見面。





這時Thomas才發現,





原來打從一開始早就注定了——





「決定性的瞬間」





03.拔杯





是哪一個瞬間出錯了呢?





白色瓷杯落到地上面上,碎成一片片每一塊都在心上留下刻痕,似乎有人的心破碎了,再也回不去。





直到Will看見那顆心,他才知道從他們認識對方的那一刻,早就錯了。他慢慢懂得Hannibal對於他的殘酷、對於他的溫柔,全都是一個理由——





因為Hannibal愛著Will。





當Will意識到之後,這個瞬間他就知道自己再也回不了頭,哪怕會逃亡天涯或是同歸於盡,一切只因為——





Will喜歡Hannibal。





04.鬼使





看到使者為那個女人煩惱,鬼怪也說不清內心那股像是忌妒般的情緒反應,於是他便替他打了這通電話。當使者手機飛出去,一切都靜止那一刻,只感覺彷彿連同自己的心都被靜止了,使者走到停在半空中的黑色手機前面,拿起它。





鬼怪停在原地沒有動,看著眼前的男人開始各種用不同的「喂?」還有自言自語。他突然覺得這個人真的很可愛,雖然看見的只有背影,但他還是想像得出對方因為困擾而皺起的眉頭、隨著碎念而開闔的紅唇,又或者——





「你一直聽著?為什麼這個對你沒效?」





因為驚訝而瞪大眼眶微紅的水潤雙眼。





鬼怪稍稍閃神而後勾起嘴角,就是這一瞬間,





「帥吧,神奇吧?」





有如神給的恩賜──





為了他,


那顆曾經死去的心臟又再度跳動。





05.赫奇





對劉基賢來說能在他人生中留下深刻印象的人並不多,更何況是第一眼就相信對方的人呢?





偏偏這個人還真的出現了,就在當練習生的時候。





當時自己進Starship也沒多久,而李玟赫才剛進公司。那個時候的他們素不相識,公司讓練習生們一起到練習室集合,劉基賢看見了把自己藏進角落的李玟赫,神差鬼使地他往那個安靜的少年走去,他拍拍對方的肩膀,少年抬頭看向他。





這個人真漂亮,這是劉基賢的第一想法。





雙眼閃亮,鼻子很挺。好像跟自己差不多年紀,他一臉疑問看著劉基賢,劉基賢卻突然一時之間說不出任何話,只是傻看著對方。





突然,安靜少年笑出聲,大大的笑容在他臉上展開,劉基賢這下窘迫的瞪大雙眼,耳尖都染上淺淺的粉色。少年停下笑聲,臉上的笑意沒消退「李玟赫,我的名子。」





這個人笑起來似乎更加好看了。





「嗯?」





阿,劉基賢回過神「劉基賢。」他回報了一個笑容給對方,李玟赫的笑容更動人了,劉基賢忽然有種想拿起自己相機拍下眼前這人笑容的衝動。





但他沒那麼做,只對李玟赫說了一句話:「一起出道吧。」





也許,有時候,人生裡真的就會有那麼一個人,第一眼就願意相信一輩子的。





現在劉基賢看著身旁熟睡的李玟赫,明明已經睡著,但他的手卻依舊緊緊牽著自己。





看了一眼他們十指緊扣的雙手,輕輕笑了。





06.憲均





站舞台上,李周憲突然覺得一切都很耀眼,他看著周遭的人,是他未來的戰友、是以後一起走向世界的朋友們。





然後他看見站在旁邊的任昌均,明顯忍著淚水,只是在一旁看著哥哥們,卻不敢向前與他們擁抱。李周憲不知道該怎麼說,但當他回過神,他已經抱住那一個手足無措的少年,對方的頭靠在他肩膀上,身體不斷顫抖著,任昌均緊緊抓住自己的衣服,像是無助的小孩找到了依靠。





李周憲感受著懷中這人的溫度,收緊了雙臂,忍不住微笑。





是啊,以後我們要一起一直走下去阿,任昌均。





07.猛其其





尤其一直認為楊猛是個傻小子,而且特別特別的傻,可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喜歡上這個笨蛋,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偏偏他就真的給它喜歡上了。





尤其在暑假時遇見楊猛,那時楊猛在一間花店裡打工。楊猛在陽光下拿起一束花,尤其不知道那花的花名是什麼,只知道那些小白花很適合他,楊猛有些天然卷的褐色髮絲感覺被太陽照的暖烘烘地,看著花,眼神溢滿溫柔,嘴角上揚成一個完美的弧度。





平常沒注意到,其實楊猛在某些時刻就宛如陽光般耀眼。一切就像是一幅美好的畫。





那一眼,尤其便知道自己栽了。





但他從不曾說出口,只是每一天都去花店看楊猛,在旁邊偷偷看著對方。





直到那一場大雨,楊猛發現了他的存在。





在這以後尤其就不再去花店,到了開學當天,他卻在他的教室位子上看見一束花,是當初他第一次在花店看到楊猛拿的那一束小白花。旁邊有一張卡片,上面寫著——雛菊,請問你願意接受嗎?





隔天,楊猛便在桌上發現了一束茉莉花,卡片的正面是他的筆跡,但當他翻過來,卻有另一段字:





「第一眼,我覺得茉莉也很適合你。」





08.wardplame





Ward其實並不討厭和他互嗆的那位學長,可是也不知道怎麼的,只要一遇到對方他就忍不住挑釁,然後就會像是引爆炸藥般,口無遮攔的言語就衝出嘴。有時候他會有點後悔,原本那些事明明是可以後退一步的,可是遇到對方就不行。





就像是本能,連他的理智都阻止不了。





這一切直到學長幫他打的那一架。





那時Ward的意識被打到幾乎已經模糊,突然就有一個黑影擋在他的面前,替他反擊又或挨了幾拳。





老師來了,那些人也走了,在陽光下他看著那個人,對方背著光,他看不清容貌。那個人開口問道:「你沒事吧?」視線忽然變得清晰。是啊,是那位學長啊,他永遠都不可能忘記的,本能為他衝動的人——





Plame學長。





09.霜花





金泰亨喜歡鄭號錫。





不是因為那個吻、不是因為上綜藝時的親密接觸。而是在好久好久之前,他們還沒出道時,鄭號錫也不認識他的時候。





在當時金泰亨剛進公司,誰都不認識,環境也不熟悉,公司派了一位哥哥來帶金泰亨,讓他了解環境。





一切都是如此剛好,那時鄭號錫在練習室練舞,只有他一個人。因為那個時間是休息時間,他卻仍然努力不懈的練舞,而且明明早就已經汗流浹背,卻依舊堅持跳著重複一段舞蹈。





現在的他,還是一樣。金泰亨看得入迷,他想——





也許早在那個時候他就喜歡鄭號錫了。





10.KA





Arthit從不相信有一見鍾情這件事,對他來說他那唯一的戀情只有日久生情。所以當Kongphop說他是為了自己來讀工程系時,他很訝異。





也許喜歡上一個人真的就是如此簡單,或許在第一次少年的反抗就已經在Arthit腦海裡留下不可磨滅印象,甚至於讓他在後來Kongphop對他說的那句:「你總是針對我,學長是不是喜歡我啊?」





Arthit沒辦法說出反駁的話。





現在發現,自己早在之前就喜歡對方了,只是沒意識到。Arthit輕輕勾起嘴角,看著眼前的人。雖然兩年過去了,他卻還是一點也沒變,就像他當初認識的那個少年,對著自己笑得燦爛,夕陽照在他們身上,他頭一次如此仔細看著Kongphop的雙眼,淺褐色虹膜泛著絲絲的金黃,裡面印著自己的身影,除此之外——





他們相視而笑。





同時他看見了滿滿的愛意。





Arthit知道,


那是專屬於他的,永遠。





11.DS





有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發生了。





在他們的身上,流著相同血液的他們。





Dean很帥,這一點Sam無法否認,也無話可說。但是因為這樣喜歡上自己的親哥哥?這就有點過頭了。





不過呢,他們的生活裡從來就沒有正常兩個字。那就是這樣了,他知道自己不可能逃離的,意識到自己喜歡Dean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





就只有一瞬間,在一次的案子結束後,Sam看著Dean手裡拿著啤酒,靠著黑美人,夕陽餘暉灑落在他身上,屬於男人象徵的喉結隨著酒精進入喉嚨而上下滾動,平常有點褐色的髮絲在這時也泛著金色耀眼的光芒,而那雙跟自己極為相似的雙眼是臻綠色,看著自己透著溫柔。





是啊。





只要這麼簡單,





他就已經為Dean深深著迷。





12.TeeFuse





Fuse知道自己並不是在喝酒醉的那個晚上喜歡上Tee,也不是因為那些吻。





而是在電影院的陪伴,不需要任何的激情,平淡地、無須言語。Fuse親眼看著Jean拿著手機不斷和其他人聊天,卻似乎完全忘記自己其實正在和男朋友看電影,淺藍色屏光打在女孩的臉上,無情、冷冰冰的,就像他漸漸為此而破碎的心。





直到突然有一隻手拯救了他,帶著溫度的手覆蓋在他右手上,為他驅除那些寒冷。取而代之的只剩下溫暖,Fuse轉過頭看向對方,是Tee。





剎那間,Fuse忘記了那些令他心寒的事情,他可以微微看見男孩嘴邊含著的笑意,Tee的雙眼在黑暗中閃耀,帶著無限溫柔,像是他最安全的避風港。Tee拉住他的手,與他十指交扣,把所有的溫暖都給了他。





Fuse忍不住揚起笑容,口中宛如吃下糖果那般,甜味卻是散在心裡,溫和、不知不覺佔據了他的心房,就像Tee這個人。





Fuse後來知道了,他不需要轟轟烈烈的愛情,也不需要毫無理智的情感,只要淡淡的,能夠讓他感到幸福就好。





而他相信,





只有Tee才會是他的幸福。



====


這些文第一時間發布都在樂乎(LOFTER)上,歡迎各位可以去看看,就在上面有連結喔~

2019年1月26日 星期六

{憲均}那些沒說過的事



雙性轉,GL注意,Ooc都是我
就是個瞎逼亂寫的產物

  偷偷幫尚雅改姓,叫任尚雅。


CP:李敏智x任尚雅(李周憲x任昌均 性轉)
  
-
  李敏智有個秘密,從來沒跟任尚雅說過。
  
李敏智跟任尚雅是從以前就認識的,大概從國中開始同班到現在的高中。她第一次看到任尚雅是在國中一年級的時候,在印象當中,任尚雅很安靜,總是待在位子上默默地看著書,不和其他人一起玩,對於當時正值愛找朋友玩的國一生李敏智來說,這是一件很難理解的事,所以她好奇這個女孩為什麼這麼特別,於是她開始每天坐在自己位子上偷看那個總是看書的女孩。

  直到有天,李敏智在偷看的時候,發現任尚雅往自己的方向看一眼,她有些驚慌地拿起課本擋在自己前面,過了一陣才把書本稍微移開,繼續把視線黏在任尚雅身上,才過沒多久,李敏智就強迫自己把視線轉開。

  因為她發現陽光正輕巧地打在任尚雅的身上,褐色的微捲髮絲撥在耳後,卻有幾縷悄悄落在臉龐,以及在她手上的那本書,至今她都記得那本書的樣子,褐色的書封書頁邊緣帶著金光,纖細的手指靠在上面,滑過泛黃的書頁。

  很美。

  那樣畫面太過令人著迷,所以她撇開視線。
  
  事實上先主動認識對方的人並不是李敏智,而是任尚雅,因為李敏智雖然活潑,卻也不會特別主動去認識其他人,更何況是遇到任尚雅的時候, 她甚至根本就不敢向前去搭話。
  
她們那節課被帶到了圖書館,李敏智忍不住想知道任尚雅在看的書到底是什麼,所以她真的去找到了那本書。正當她把那本書拿下來到她手中時,一道稍微偏低的女聲從她身邊傳來「阿,妳也看這本書嗎?」
  
李敏智差點因此嚇到把手中的書本摔落,她幾乎可以說是錯愕的看向聲音來源,是任尚雅。
  
「什麼?」
  
「我說,妳也看這本書嗎?」
  
李敏智看著任尚雅頓了一下「算是……吧?」
  
任尚雅似乎是被她的反應給逗笑了,她微微勾起嘴角,臉龐上的酒窩顯眼地出現在她眼前,李敏智見到這個笑容有些飄飄然。
  
「尚雅,我叫任尚雅。」
  
「什麼?阿,我叫李敏智。」
  
「我知道,是說妳怎麼這麼容易放空啊?」李敏智看到任尚雅笑得更燦爛,雖然有點丟臉,但她也像是被感染一般跟著笑了出來。
  
意外地她們的相處時間很長,甚至比李敏智想像中還要長。原本以為個性不同的兩人,會很容易有摩擦,但實際上她們是剛剛好的互補,就像是拼圖那樣,空白的部分就由對方來補齊。安靜的任尚雅和時常找她搭話的李敏智,在圖書館事件後幾乎變成了班上最常見的景象。

  很多人疑惑李敏智怎麼和任尚雅走到一起的,當別人問起,李敏智也總是回說:
  
「剛剛好而已。」
  
沒錯,一切就是剛好而已,她也只是剛好認識了任尚雅這樣美好的人。
  
-
  
李敏智討厭某人,她沒有跟任尚雅說過。
  
早晨,李敏智走到任尚雅她家門口,按下她家的門鈴。
  
兩個人一起上學也是從國二才開始的,李敏智幾乎每次都很開心能夠去迎接任尚雅,除了某些時刻。
  
例如——
  
現在。
  
出來開門的並不是任尚雅,也不是她的弟弟,而是另一個少年,她非常不喜歡的少年。
  
崔韓傑,任尚雅的青梅竹馬。
  
「喔,是妳啊?要進來嗎?尚雅還沒好。」李敏智微微低下頭,黑色皮鞋的尖端輕輕點著地面,她稍微猶豫,沒有太久,帶著複雜的心情稍稍後退,她抬頭看向比自己高一點點的崔韓傑,露出客氣的微笑「謝謝你,我在這邊等就好。」
  
李敏智不喜歡崔韓傑,幾乎是沒由來地,自從她認識任尚雅之後,她就沒喜歡過崔韓傑這個男生。
  
奇怪的是她根本就沒接觸過幾次崔韓傑這個人,卻在看見任尚雅和崔韓傑之間的關係後,漸漸變得有些不悅,即使她臉上掛著笑容,她卻還是擺脫不掉針對崔韓傑的負面情緒。
  
她向後靠在門口的柱子上,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欸,為什麼不在裡面等啊?腳不會酸嗎?」任尚雅走到她旁邊忽然說出這句話,李敏智看向她,任尚雅穿了一件簡單的襯衫加上牛仔裙,以及她最常穿的淺紫藍色針織外套,今天的她看起來還是很可愛,李敏智只是笑著搖搖頭「沒事,妳不是出來了嗎?」
  
總不能說是因為討厭崔韓傑,不想一直看到他才不進去等的吧。
  
而且,那些負面情緒早在看見任尚雅的瞬間就已經消失了。
  
「走吧?」只見任尚雅似乎有些懷疑,李敏智拉起她的手,向對方揚起笑容,任尚雅就這樣任由她牽著她的手向前走。
  
  李敏智覺得今天自己的運氣不好,因為早上遇見崔韓傑就算了,偏偏又遇見她們學校裡最有人氣的男神學長。
  
遇見學長從來就不會是問題,問題是男神學長似乎對任尚雅有意思,聽見男神對任尚雅展開情話撩人攻勢,李敏智整個人都不好了。她帶著禮貌性的微笑,立馬找了一個理由帶著任尚雅離開那個地方,就連她自己都不懂自己為什麼要這麼激動,把人拉走後她才回過神。
  
「阿,對不起。明明就沒有事情的,還把妳拉走。」李敏智微微低下頭,像是做錯事情的小狗狗。
  
結果任尚雅卻突然笑了。
  
就在李敏智一臉茫然的清況下,任尚雅湊到她面前,直勾勾地盯著她,氣息柔柔地打在她的臉上,李敏智感覺自己的臉頰開始發燙,下意識想要閉眼,但還是倔強地看著對方。
  
「真可愛。」她最終只聽見任尚雅在她耳邊留下這句話。
  
「李敏智,妳還走不走啊?」李敏智回神後才發現任尚雅已經走到前面,笑得燦爛。
  
「來了啦!」
  
_
  
李敏智還有件事情沒跟任尚雅說。
  
她喜歡任尚雅,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喜歡任尚雅。只是她從來就沒說出口。
  
所以她不是看不順眼男神學長,更不是討厭崔韓傑。她不過是很嫉妒他們,打從開始就已經拿到能夠以更親密的身份陪在任尚雅身邊的門票,而她卻不一定。
  
與此同時,她也害怕他們會從自己身邊搶走任尚雅。
  
非常害怕——
 
  所以當李敏智看見迪奧的動態時,有那麼一小塊,她的內心是欣喜的。然後她就忍不住點下了左下角的愛心,當她意識過來就發現自己似乎已經做出有點不得了的事情,主動向任尚雅尷尬地笑笑。
  
「對不起,我好像幹了不得了的事情了。」
  
李敏智把手機螢幕轉向任尚雅。
  
任尚雅並沒有想像中生氣或是什麼的,反而有些哭笑不得。她睜睜眼看著任尚雅把手機拿走,李敏智困惑的看著她,她熟練地打開手機相機,而後把李敏智搭著肩拉過來,就在李敏智一臉茫然的清況下,任尚雅舉起手機,拍下照片的瞬間,李敏智感覺到溫熱柔軟的物體貼上了她的臉頰。
  
李敏智瞪大眼睛,轉過頭對上任尚雅帶著調皮神情,她笑彎了眼。
  
接著任尚雅低頭用了一下她的手機。
  
任尚雅把手機塞回還在精神出走的李敏智手裡「看看吧。」李敏智的視線才漸漸聚焦,她的ig動態裡多了一張任尚雅親吻她臉頰的照片,上面的文字顯晃晃擺著:第一天。
  
「什……麼?」她的腦子似乎跟不上事情發展的速度,用手大力的擰了一下自己的臉,眨眨眼。
  
不是夢。
  
  
「欸欸欸——
  
「李敏智妳很吵。」
  
-
  
前面的所有事情,李敏智只有一件事情有敢跟任尚雅說。
  
「任尚雅,我喜歡妳。」
  
「知道啦。」
  
  任尚雅微微撇過頭,李敏智跟上去,在她唇上偷下一個吻,接著露出得逞的笑容。深深的酒窩在臉頰上陷落,就像第一次看見她的感覺。任尚雅沒忍住,在上面落下一個吻。
  
「我也是。」

  
  -

  偷偷說,任尚雅也有件事情沒跟李敏智講。


  其實她拿到了很多跟李敏智告白的情書,那些人可能是看她安靜,比較容易搭上話,所以在李敏智開始主動找她搭話之後,就拿到了許多要委託她轉交給李敏智的情書。

  只可惜,他們似乎拜託錯人了。

  任尚雅看著手裡淺紫色的信封,站在垃圾桶前面,毫不猶豫的撕成碎片。

  『紫色一點都不適合李敏智,應該要是橘黃色才對,像太陽。』

  她最後這樣想到,讓碎片穿過手指之間的縫隙落進了垃圾通當中。





====

祝我們的昌均生日快樂!
獻上這篇勉勉強強算是憲均的文(被打


希望昌均在接下來一年也要平安、健康的度過~

我們下次不知道什麼時候見,掰拉~



2018年12月8日 星期六

{生活分享}嘿!是首投族



各位好,這裡是夏悠,或許有人會疑惑我怎麼這麼久沒上傳部落格(並沒有)或是發文,那我也不找理由了,其實就是有點懶了。(超糟糕

同時本次想說的東西也會稍微嚴肅,且具有相當大的爭議性。

這次的主題在時間線上可能稍微過得有點久,這次我要來說的是有關我本次首度投票的心得。台灣的投票制度是18歲以上能進行公民投票,滿20歲才能有選舉票。那目前本人我現在是18歲,所以是第一次公民首投,能投公投票但是不能投選票。

對我來說,這次投票的印象還真的不怎麼樣。

甚至可以說是蠻糟糕的。

當然,主要因素還是因為我最關注的議題,同婚與教育的部分。並不是因為它的結果不如我預期,而是因為在這當中所出現的亂象,實在是多到像家庭廢水排放一樣多,真的特別的誇張。從一開始在Line群組上的汙名化訊息,到最後選舉當天少數公務員行為上的不公平。在當天晚上臉書越來越多不公的消息流出,讓人看了真的非常氣憤。

而這樣讓我很疑惑,為何都說要「民主公投」,對方卻還是四處散布謠言,甚至不惜在當天使用作弊的手段去得到他們自以為的正義呢?

後來我想通了。

當一個人討厭某件事物時,他會用盡各種手段與方法來證明,自己就是對的。

這樣偏執的思考模式似乎真的很容易存在在人們的心中,就連我自己也很常發生這樣的事,大家都只站在自身的立場去思考卻忽略了不同立場的人的聲音,忘記如何去交流與共同討論的方法,自顧自的說著自己想要的東西。

在經過這麼一整件事情後,我也漸漸開始知道,有時候溝通,並不是要把對方說服,而是一種透過互相交流達成平衡的狀態。大家都有自己的立場要堅守,交流是給雙方能夠退後一步,進而看見更多可能性,也能試著達成一個雙方都同意的情況。

就我看來這次的投票,雙方都各持己見,完全沒有達到"溝通"這件事。

我不會說自己有多清高,或是多厲害能做到這件事。但是我確實有試著去聽,去看,雖然看得還是不夠多也不夠冷靜,但我至少有嘗試去做這件事。

而且就我的了解,有一部份的人其實是中立狀態,但是被錯誤資訊所影響,進而導致他們對於同志族群的誤解或者法案理解偏誤,那我們是否能夠讓他們知道其實這個族群並不是他們所想的,這也是現在最重要的一環。化解誤會與歧視。那如果要直接面對對立方的人呢?就如同我前面所說,或許我們不能改變他們的想法,但我們至少要做到溝通(如果是汙名化的機巴想法那就不用多說了,直接懟爆他們吧)。

雖然在這次的公投中結果不是我所想要的,但是我還是想要說,請大家不要放棄,我們始終還有機會來消除這個社會的偏見與誤會,讓更多人了解與同理。

我不會說這次的公投是"輸了",而是還沒成功。我相信,只要我們的方向是正確的,時間一定會讓真正的答案浮出檯面。

這條路不好走,但是如果我們更多人走上去,這條路一定會被我們踩得越來越平。

                                                                                                              ──電影導演 易智言

這還不是結束,相信未來再透過更多交流與溝通後,能使這個社會變得更好。

哪怕真的需要一些時間。

那在這裡,同時也鼓勵各位同志朋友:

大家一定要記得,雖然你可能覺得,全世界的人都要恨你,可是要記得有350萬人在愛你。

                                                                                                    ──台北市議員  苗博雅

那在文章裡如果有冒犯的地方,我還是先說聲抱歉。

之後我還是會去找出與同婚或性平教育有問題的訊息來闢謠,如果各位有什麼樣的白癡題材也能拿給我看看,我很樂意回答。

最後推一部影片,喜歡的話別忘了幫它按讚





感謝你們看到這邊,恭喜你們解脫了。我們下次再見  La--gon--



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

{雜談說心}Let's Talk


嗨,各位,我來了。

最近因為有些感觸,所以我又出現了。

怎麼說呢,這次的主題算是延續上一次的主題,如果你還沒看,就快去吧!(點這裡
首先,上次也有提到台灣最近要大選和公投,當公投日期越近,本次最具爭議性的主題就會越明顯,特別是愛家公投與同婚同志教育。

這次不是要批評什麼,只是想要說說自己的故事。在這篇裡雖然大家有各自的立場,但是都是能互相溝通的狀態,所以請不要擔心,也不要發動筆戰,請看完全部的文章。還有,在這裡面的談話內容是經過雙方都同意的情況下才公布的,如果需要轉載還是得告知。

先從我父親那邊開始說起。我父親不是那種會反同的人,他自己也跟我說明,如果我支持同性戀的權益他也不會多說什麼甚至挺支持的。但是!(護家盟起手式www)他的立場是不同意民法同婚,為什麼呢?

因為他覺得一父一母是自然常態,對他來說同性戀算是少數族群,所以不應該把民法修改,而要另設專法。當然他也有說他理解其他人想要平等的心,可對他來說就是少數族群,他覺得基礎法律不應該更改,”民法”是為大多數人打造的。

我知道有些人已經開始蠢蠢欲動,摩拳擦掌,請先等一等吧。

還有,注意!我再重申一遍,這不是要引戰。請讓我說完一切之後,再來討論。

第二個故事,是跟我的一個朋友有關,他最近來私訊問我有關公投的問題,下面是我們的談話內容(因為保護當事人,我不截圖,只放談話內容):

你應該知道下禮拜六公投吧!你也知道我是反同,但是我在煩腦說,是要讓同性婚姻另外設立專法,還是讓它修民法,哪一個才比較表示尊重,求解

而我的回答是:

先說我的立場一定是支持同婚的,那你所問的這個問題,我得先解釋一下為何他們會希望是建立在民法而不是專案。因為其實同運現在所推的就是"平等",所以希望同婚就跟一般婚姻是一樣的,那另設專法感覺就像是把"同性戀"和"異性戀"刻意分開,就像是把"白人"和"黑人"特別區分開的道理是一樣的。

所以現在同運為何這麼堅持要"民法",而不接受專案也是這個原因,因為他們想要的是互相平等且相同的待遇。

不知道這個解釋夠不夠清楚,那怎麼樣想去投公投就由你自己來決定吧,有問題也可以交流一下。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回答會不會太超過,但是真心覺得,我很感謝朋友這樣直接向我提出問題,因為他和我的立場是對立面,這一點我們彼此早就知道,可是他卻還是願意主動詢問,試著了解不同立場的其他人想法。

就上面兩個故事來看,雖然大家明顯有各自的立場,卻也願意互相溝通與交流,而不是一昧的把自己框在自我的立場當中,每一次都試圖用口水淹沒對方,甚至用污名化的方式去抹黑,來證明自己的立場才是對的。

當然,我也知道每個人真的都有自己的想法與立場,而這次主題想講的就是,互相交流與尊重。即使可能也有人不同意這樣的說法,可我還是想要說一下這次的例子,那至於你願不願意接受這樣的想法?我不得而知,也沒有必要知道,因為這都純屬自己的個人經驗分享,真的不喜歡也請保持理智的按下紅色叉叉,不用特意強迫自己看完。

為何明明知道各自有自己的立場卻強迫別人相信自己的觀念?就像我前面所說,甚至不惜用污名化的方式誤導其他人?

這邊我就不指出到底是誰了喔(我們心知肚明)

那些在流竄在廣告裡、Line群組當中的訊息,汙名化的訊息滿天飛,又有哪些是真、哪些是假?請好好看清楚在做下你的決定,別當個被牽著走的牛。

去試著理解不同立場、族群的其他人,或許你會有新的發現。在真正思考過後再來確定自己想要的社會是什麼樣子的,站穩自己的腳步、做好自己真正想要的選擇,不要輕易的隨波逐流。相信我,思考過後的選擇會更好。

以上所提到的,也有很多是我要去學習的地方,大家一起加油吧!

希望大家在接下來的人生中都能當個分辨是非的人,別再被那些不實訊息蒙蔽住雙眼。

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我們下次見 La--gon



2018年11月16日 星期五

公告

上個禮拜因為段考周,所就比較忙,就沒有更新,不好意思哪,然後接下來不出意外都會是比較需要時間的企劃,可能也會因此拖延到更新時間,在這裡跟你們說一聲(上繳假單wwww,不是沒有要更新了,只是會比較慢的喔,謝謝願意等待的你們。

2018年10月31日 星期三

{雜談說心}先別談性,我們先說愛不愛吧?


好的,我知道我很混,上個禮拜因為我找不到主題寫,加上情緒情況似乎不太ok,所以我就沒有寫任何一篇部落格,我會嘗試在這個禮拜補上它的,希望啦:)

回到正題,這次的主題是『先別談性,我們先說愛不愛吧?』相信有些人看到這個標題就已經知道我要說甚麼了。國外的朋友可能不知道,最近其實是我們台灣即將大選的日子,九合一大選加上公投。

而這次爭議性最大的主題,毫不意外,正是「同性戀結婚」的這個議題,還有與此相關的「性別教育是否應該包含同志教育?」的部分。

我知道有人看到這裡應該已經開始覺得不妙了?因為這在台灣還真的是具有相當的爭議性,但是我還是要先說明,這是我個人的想法與觀念,如果你無法接受,可以直接按下右上角的紅色叉叉。那如果你願意看完,我會很感謝你,有想討論的可以提出來,但請不要試著強迫,進行所謂的「掰正觀念」,我個人是非常不喜歡這樣的方式來進行交流。
(簡單來說,是這樣的留言的話,我不見得會回你,說不定還會被我刪留言,所以,互相尊重,好嗎?:) )

標題來源我一定也要提一下,這句話沒記錯的話是在某部泰劇,「我的阿弟(My tee)」中有提到的一段話。其實我覺得這句話說的真的很好,首先我們先不管性別,只要問一句,你愛不愛那個人就夠了。

愛的形式真的有很多種,不管是家人、朋友或是伴侶都是一樣的,只要是你願意付出真心的,都是由愛所構成的,而這所有的重點只有一個,他/她是你愛那個人,性別又如何呢?

話又說回來,為何我會想寫這個主題呢?因為我實在是遇到太多想要刻意曲解這次公投的人了,而這讓我非常失望。即使我知道這可能有那麼一點紛爭,我也想要寫出來。

就目前來說,我周遭真的有很多反同婚的人,雖然大概都是年齡層比較大的,可是他們開始在Line的群組上傳播各式各樣的訊息,似乎想要洗腦我們的思想。而這也讓我也決定我這次公投一定要去,因為他們成功讓我感覺的這次的公投非常重要,他們來勢洶洶,令我瑟瑟發抖。(拜託,兩好三壞,記得投票!)

然後我讓各位看看他們所傳的內容文字到底是什麼,再來一點一點各個討論。

首先,一個訊息:
大法官已釋憲,如果年底公投沒達到500萬票,明年五月台灣將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可合法結婚的國家。

外國同性戀藉結婚來台治療愛滋病,都是健保支付,全民買單。

學校對國中小實施同志教育,將成為合法。

這次公投要主動向票務員領10、11、12三張公投單選 “同意”

11/24一定要去公投!讓我們盡一份心力保護後代子孫。


我要開啟吐嘲模式了,非戰鬥人員請撤離。

天啊,認真的?這樣的理由你也敢拿出來說?愛滋病又不是只有同性戀會得到,更何況如果照你們這個說法,異性戀不就早就一堆人都在這樣子做了嗎?因為異性戀婚姻早就合法,他們也能透過結婚這個方式來做出一樣的事情,這根本就跟你是不是同性戀沒有關係。與其在這邊反同婚,那不如好好想想如何教導我們的下一代正確的性行為觀念,保護好自己也愛護他人,ok?

還有,這裡也有提到同志教育。我不懂的是,為何要如此反對教育自己的孩子有關同志的教育?我真的很想問那些人,你們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傷害是因為無知?你們就算了,因為你們的觀念可能也因為大環境的關係早就定形,要你們接受可能會比較困難。但是,千萬別讓你們的下一代成為無知而去傷害他人的人

說真的,不要因為你舊有的成見去排斥或排擠其他比較特別的人,不管是哪一個族群,種族也好、同異性戀也好,絕對不要因為原本的想法就先隔離對方,或許你可以先試著認識他們,再來思考他們真的是你想像中的樣子嗎?

更何況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也有屬於自己的族群。在每一個族群裡也一定有好有壞,你只認識族群裡的一個人,也不代表每一個人都會是同樣的啊?不是嗎?

說難聽一點,你們所謂的保護,不過是讓他們封閉在你們的道德牢籠,與世界脫節,當他們必須面對與他們不一樣的東西時,只會用更激進的手段來證明自己才是對的,即使傷害或辱罵別人都沒關係,只要自己是對的就行。如果真的想要你的孩子變成這樣我也是不介意啦,但是我相信在這途中會受到傷害的一定不只是其他人,就連他自己也會承受更大的痛苦。

然後我們來看看這張圖:



我不知道到底是我大驚小怪,還是這張圖真的就帶有歧視性?請先讓我們來看第14.15條目的解釋。

第14條:修改民法為同性婚姻?呃……據我所知,其實真正的意思比較偏向民法修改加入同性婚姻?為什麼這句話看起來超像把民法改成「只有」同性婚姻,到底是我國文不好還是它有語病啊www(無奈)

第15條:以法律明定”強迫”國中小上同志教育。嗯,為什麼這句聽起來好像是我們要教小朋友一些很糟糕的事情啊?其實不是的好不,教育本來就是要從小開始,而且有超多霸凌事件也幾乎都是在國中小這段時間發生的,就像我前面所說,請不要讓你的孩子因為無知而去傷害他人。教育的目的只是讓他們知道原來世界上有更多的可能性,愛也有更多的形式,不單單侷限於性別框架之中。更何況一旦到了高中,想法就已經差不多要固定了,之後再來說這個似乎有點晚?

說到同志教育,我就想到之前有人會提出的問題:同志教育會讓我的孩子變同志?

天下父母心,雖然我只是個屁孩,可我懂父母們的擔心。但是,同志教育並不會讓孩子們”變成”同志,只會讓他們發現自己更多的可能性,請不要再把自己孩子的性向歸咎於教育,性向沒那麼容易改變,不是老師們的三言兩語就能輕鬆掰彎或掰直的。

其實說真的,每個人的性向真的都很難斷定,說不定就連自己都無法確認,測驗什麼的也很難說自己到底是哪一種。但是與其糾結自己到底是什麼性向,不如好好愛自己,充實自己的內涵,等時機到了,自然就會有屬於你的緣分。

而這一切的重點是,當你找到那個互相喜歡的人時,能否能好好把握?這才是重點。

最後,再次宣傳一下,11/24九合一選舉,18歲以上的孩子們都能投公投了,回家鄉投下你神聖的一票吧!兩好三壞,一起支持同性婚姻平權!

10.11.12  是愛家公投
14.15號 是贊成同婚+同志教育

我附上一些與同志運動相關的網站,如果想瞭解公投法案說明的可以去看看。







最後的最後,用標題來做結尾。



愛是每個人都應該擁有的權利。

就讓我們先別談性別,我們先說愛不愛吧?




感謝看到這邊的你,下禮拜見LA--gon



Dalea 2018.10.31.

{雜談說心}兄妹二三事

各位好,時隔已久的發文,本次的主題是兄妹~ 在很前面的主題其實我就已經提到過我自己本身有兩個哥哥,那這次我就想跟各位多聊聊他們。只要是在現實生活中稍微認識我的,就會知道我真的很以他們為(兄)傲(控),所以接下來看到的東西其實就是一篇純粹的曬哥文,不用太認真ww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