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5日 星期六

公告

最近因為電腦壞掉,因此小說的部分暫時不能更新,目前還不知道什麼時後能修好,在這邊先告知,在這時間裡我有空還是會打文,只是暫時無法發布,各位不要擔心,只要電腦一修好我就立刻恢復正常更新。

請各位在等我一下,謝謝你們。

2018年9月14日 星期五

{KimCop} Colors 02.

AU設定. 一樣,OOC.是我.



逐月之月(2Moons)真人向同人(RPS)
一切切勿上升真人,這只是個虛構的故事



靈感來源:Halsey - Colors




CP:Kimmom x Copter




02.





Kimmon和Copter是相差六歲的兄弟,他們並沒有血緣關係,Copter現在的母親其實是他的小阿姨,也就是媽媽的妹妹,而Kimmon則是因為父親離婚。在九年前,剛失去雙親的Copter來到這個家,那時的Kimmon還沒完全接受新媽媽,對Copter來說更是如此。他幾乎每天晚上都做惡夢,有時候還會偷偷哭泣。當時Kimmon意外知道了這件事,就每天陪著這個看似很堅強,但其實很害怕的小傢伙睡覺。





結果兩個還在適應新家庭的小孩便成為對方的支柱,像是在茫茫大海漂泊的船隻,最終找到可以讓自己依靠的港口,兩人互相扶持走到現在。





接著在Kimmon即將升上大學離家的時候,Copter提出想和哥哥一起住的想法,Kimmon坳不過男孩就答應了。父母看他們兄弟關係這麼好,也就由著他們去。





現在想來,好險自己有堅持。





Copter看著手上那張偷拍的照片,照片裡的Kimmon就如同他那天看到的美好。





秘密是不能說的。





他正想要把照片收起來,卻突然被人拿走。「這是誰啊?好帥啊。」一個看起來有些可愛的男孩瞄過後,把它遞給另一個有著濃眉大眼的男生,他接過照片,笑著說:「Copter這是交男朋友了嗎?」Copter回過神,奪回照片,再度夾進筆記本中。





「不是。」語氣有些冷漠。





兩個人互看一眼聳了聳肩「嗷,我們的Copter是怎麼了?」男生搭上他的肩膀,男孩則是抓住他的手臂,一副如果你不說清楚就不讓你走的樣子,他嘆了口氣。





「他是我哥哥。」





「嗷,P’Cop有個這麼帥的哥哥?我怎麼都不知道?」男孩皺眉,像是在搜索自己的記憶。Copter輕輕彈了他的額頭一下「別想了,沒有的。他讀大學了。」





「啊,難怪都沒聽說過。」男孩吃痛地摸摸自己的額頭。





「話說,Bas你今天怎麼沒去找你親愛的P’God?平常這時你早就不見蹤影,人都不知道去哪了。」Copter一邊收拾邊向男孩發出疑問,只見男孩傻笑了下,回答:「今天沒有籃球訓練哪。」





男生拍了下Bas的腦袋「看看你,整天都只顧著看你的P’God。」Bas摸著頭嘟起嘴,毫不示弱的回話「P’Tee你自己也是一樣啊,常常把P’Tae掛在嘴邊。」





男生張了張嘴還想回些什麼,卻又突然放棄。





「嘛,反正也就那樣了,是吧?」





Copter把話接了下來,語氣有些無奈,說完就勾著兩個人的肩膀,走出教室。





即使喜歡不過也就那樣了,是吧?






_





三個人吃完午餐後直接在樓梯口分散,走回各自的教室。也因此Copter單獨走在走廊上,可能是因為快要上課,走廊上罕見的一個人都沒有。





他忽然停下腳步,抬頭看著天空,眯著雙眼。





是藍灰色,霧濛濛的帶著不確定。





真的只有這樣了嗎?





噹──噹──





鐘聲響起,把Copter拉回原來的世界「糟了,要遲到了。」他奔跑回到教室。





_





他拿起筆記本,打算將它放進書包裡,沒想到那張夾著的照片從裡面滑出來,掉落在地面上。有人幫他撿起來。





Copter抬頭就看見女孩手裡拿著那張照片,她向他笑了笑。「Copter,你好啊。」栗色的微捲長髮跟她姐姐如出一轍,她看了一眼手裡的照片,有點訝異「這不是P’Kim嗎?」





「嗯……嗯。」Copter有些不自在的回應,努力掩飾自己的急躁感,希望能趕快拿回照片。沒想到女孩的下一句話便讓他打消念頭「吼咦,拍的很漂亮呢,Copter我可以把這張照片拿給我姐姐看嘛?」





「不行。」果斷的拒絕,而後他才發現自己似乎有些太過衝動,女孩像是沒察覺他的異狀,皺起眉頭「嗷,為什麼不行啊?」





「P知道會生氣的,Faye。」





名為Faye的女孩嘟起嘴巴,試著跟他撒驕「就給我姐姐看就好了哪,不跟P’Kim說,好不好?」





Copter始終猶豫,不太想把它交出去,因為他知道一旦照片給了她,對方想留自己也沒什麼理由能要回。女孩這時突然像是想到什麼,盯著他的臉「該不會,Copter你也想跟我姐搶P’Kim吧?」





他故作鎮定,最後Faye只是露出燦爛的笑容「開玩笑的,照片給我啦,好不好?」





「好吧。」幾乎嚇出一身冷汗的他,保持著表面上的冷靜,甚至強逼自己勾起嘴角,雖然還是不情願,卻還是不得已答應Faye的要求,她便把那張照片拿走。





而他感覺自己像是少了零件的機器。





自己應該更小心。





小心一點,別被發現哪。






TBC

2018年9月7日 星期五

{KimCop} Colors 01.



AU設定. 一樣,OOC.是我.



逐月之月(2Moons)真人向同人(RPS)
一切切勿上升真人,這只是個虛構的故事



靈感來源:Halsey - Colors




CP:Kimmom x Copter




00.


Copter很喜歡海,因為它看起來是如此廣闊及自由,即使如此,他依舊能在無邊的藍看見深層的憂鬱。


他拿起相機拍下了這張照片。


_


01.


少年在陽光的照耀下清醒,他努力張開眼,不記得自己昨晚是否忘記拉上窗簾,他放棄去追究這件事,起床盥洗。


把一切都打理好之後,他便拿起背包走出房間,原以為哥哥已經準備好早餐,因為今天輪到了他。卻發現他根本沒看到哥哥,甚至沒看到早餐。皺眉,自從他們同居後還真的沒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抬手看了眼手錶,他決定去叫醒哥哥,之後一起去買早餐就好。


打開房門,Copter看見對方還裹在厚厚的棉被裡,只露出一顆腦袋。他嘆氣走到哥哥面前,蹲下趴在床邊看著男人的睡臉,與他的待遇不同,太陽柔柔的打在他身上,呼吸平穩的打在他的手臂上,帶著一絲絲酒氣。平常看起來有點嚴肅的臉龐在此時卻像是無慮的孩子,他忍不住想把這一刻拍下來,便偷偷從書包拿出那台老式的立可拍相機。


咔嚓──


拍照聲音有點大,他小心翼翼的從相機後探頭,對方依舊還在沉睡,照片緩緩從相機前跑出來,他拿起相片,露出笑容,酒窩在他的臉龐深深落下。




秘密。


接著,他把東西全收進背包裡,正在想說照片應該放在哪會比較好,對方反而在此時動了動,有轉醒的趨向。結果慌亂之下,那張照片放進了他的書本裡,他立刻裝做自己正在要叫醒對方的樣子。


「P’Kim?該起來了。」


Kimmon眨眨眼,努力張開了雙眼,而後緩緩起身坐在床上伸懶腰,隨口問了一句:「現在幾點了?」


「八點。」


「什麼?快、快,你要遲到了!」只見男人立馬離開床鋪,拿了浴巾就衝進廁所,快到Copter來不及反應,門就已經直接關上。


他只是無奈的離開房間,等待哥哥。


其實Copter一直以來都很高興Kimmon送他上學,自己宛如長不大的孩子,偷偷地佔據對方的時間、得到對方所有注意力,只有這段時間他才會覺得Kimmon是屬於他一個人的。


通常他們會在這段專屬於兩人的時間裡述說著各自在學校發生的趣事、互相關心,或者在沒有說話的狀態下,Copter大多會選擇用餘光看著專心致志的Kimmon,也可以藉著說話的機會看著對方。


只可惜今天急急忙忙的趕著上學,他們沒說到幾句話,他也忘記要提醒早餐的事情。今天似乎有什麼不一樣,Copter沒有偷看Kimmon,而是單手搭在車窗旁,雙眼看著掠過的景色,像是在思考什麼,可實際上他不過是在掩蓋自己的心思,忍著自己的目光。




要是被發現就不好了。


當Kimmon送Copter到學校的時候,才剛停下車,就有個女生敲了敲Kimmon那邊的車窗,放下車窗「早安哪,P’Kim、N’Cop。」女生對他們笑了笑,栗色的長捲髮隨著她的動作搖晃,Copter原本不太想打招呼,但他良好的家教還是讓他做了動作,雙手合十「妳好,P’Film。」


Film是Kimmon的現任女友,也是他大學的學妹。她每一次都會送妹妹上學然後順便在Copter的中學等他們,讓Kimmon接她一起上學。Copter感覺有些悶,直接拿起書包下車站在路旁,然後眼睜睜看著Film坐上自己原本的座位,他低下頭咬緊後牙槽,右手忍不住握緊了背帶。


他不喜歡她。


正要僵硬的轉過身,突然一隻溫暖的手摸上他的頭,Copter抬頭就發現Kimmon放大的臉在面前,他瞪大雙眼,對方帶著溫柔的笑容把他本來緊握的右手攤開,從口袋拿出幾顆糖放到上面「哪,這些給你,如果餓了就吃,好嗎?」


Copter點頭,Kimmon又摸了一把他的頭才離開。


怎麼辦,怎麼辦阿──




完全沒辦法抵抗。


只感受到耳尖發燙,手裡的糖果感覺更像是熱源,讓他整個人都溫暖起來,原本那些不愉快被丟在腦後。他看著手裡的薄荷糖,彎起嘴角。而後大力的捏了一下手臂讓自己回神,轉身走進校園,這個笑容到上課之前都不曾退下。


Copter有個秘密,


天大的秘密──







TBC.




日常做死的我,取名廢,乾脆直接用靈感來源的曲名

2018年8月31日 星期五

{TaeTee 爹地} Never withered 永不凋零 01.



又名永恆玫瑰





逐月之月(2Moons)真人向同人(RPS)
一切切勿上升真人,這只是個虛構的故事





Ooc是我






CP:Tae x Tee










00.


大學生活,這個詞聽起來似乎很遙遠,卻又在事實上異常貼近我們。


Tee從車上拿下淺黃色行李箱,瞇起雙眼看著眼前的大樓,感覺到有些不真切,期待與不安在內心徘徊、交織。他拉起行李箱手把,走進這一個即將陪他度過大一新生活的大樓。






01.






雖然是學校宿舍,卻不像是人家所說的那麼糟糕,Tee被分配到的房間很新,幾乎沒有人住過的感覺,牆面有重新粉刷過的痕跡,裡面有兩張床,分別靠在左右,兩張書桌併在中間,上面有一扇窗戶,不算大、剛好足夠讓陽光灑落於整個桌面上。






左邊那張床旁邊已經放著一個黑色的行李箱和紙箱,證明他的舍友早就來到這個房間,只是沒有開始整理,Tee不免開始好奇自己的舍友是怎麼樣的人。可是再怎麼好奇還是得先做好事情,他把行李放在地上攤開,把裡面的衣服晾好,掛在位於床尾的衣櫃中,把生活用品整理一遍,放在它們該在的地方。






這樣來來去去,時間也過得很快,Tee抬手看了下手錶,六點半了。天空底邊已經開始染上淡淡的橘紅,昭告著夜晚即將到來,他便撥通電話找了與自己考上同樣一間學校的朋友,約上他們一起出外覓食。






結果這幾個朋友說要慶祝,就把他拖到酒吧喝酒,他酒量不算差,可一輪喝下來,連他都有些昏沉沉的,Tee知道自己不能在喝,乾脆與正打算繼續續攤的朋友們道別,回到自己的宿舍。






宿舍還是原本的樣子,他的舍友似乎還沒回來,黑色行李箱和紙箱依舊靜靜的擺在對面的床邊,Tee沒多想甚麼,只覺得腦袋有點混沌,皺了皺眉,把身上帶著酒味的衣服脫下,隨便從衣櫃裡拿了一件T恤套到身上,剛碰到床便昏昏欲睡,在半夢半醒之間感覺到有人走到自己面前,替他蓋上棉被,最後剩下一片黑暗。






隔天早晨,Tee努力睜開雙眼,腦子有點抽痛,當他起床看著自己身上蓋著的被子,有些疑惑,這個被子並不是他的,身下壓著的才是,那這件多餘的被子又是哪來的?






他看了一眼對床就知道了,那個人把自己的被子給了自己,整理好的床鋪上只有枕頭和一件摺好的咖啡色毛毯,應該對方自己攜帶的。本來放在床邊的黑色行李箱以及紙箱也不見蹤影,另一邊書桌上的書架放上了書籍,走進浴室也發現東西全都多了另一副,看來都是在昨天深夜發生的事情。






頭還是有些暈,但至少不至於帶有疼痛,昨天他被他那群損友圍攻,導致他只得提早離場,還讓他的舍友沒有棉被可蓋,下次看我怎麼整回去,他心想。






Tee起床的時間不算晚,但很顯然的,他的舍友比他早起並且離開了宿舍。他打理好自己後,把那件棉被摺整齊,放回對方床上,活動了下筋骨,決定再去大學宿舍附近逛逛,了解一下環境。順便幫自己買一份早餐。






手裡拿著手機,查找這附近有什麼吃的,低頭看著螢幕的人沒有注意前方,才剛走出大門便不小心撞上一個人,Tee被撞到重心不穩向後跌倒,突然的疼痛令他皺眉,正要開口道歉,卻被另一個溫潤的男音搶了先「對不起,你還好吧?」一支大手伸到他的面前,看起來是要幫助他,Tee也不扭捏,立馬握住對方的手出力起身,拍拍褲子上的灰塵。






這時他才直視這個男人,男人正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還好,我才要跟你說對不起。」Tee帶著歉意說,對方彎腰替他撿起手機,交還給他。剛剛摔下手機導致螢幕上的裂痕有些猙獰,他按了下機身旁邊的按鈕,螢幕正常亮起,看來只是保護貼裂開,並沒有傷害到手機本身。






「那個……手機沒事吧?」站在一旁的男人開口問道。






「保護貼裂開而已,沒事。」Tee再度抬起頭,男人抱歉的神情讓他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自己沒有看路的,怎麼反而對方比自己還緊張?想到這他忍不住露出笑容,看見他笑男人似乎有些手足無措。






「那需要我幫你送修嗎?我有認識的人會用。」






Tee搖搖頭拒絕了對方「不用啦,只是個保護貼,我自己來就好。」






「那至少讓我請你吃飯?」






「不用的,真的。」






「要的,一頓飯而已,我請的起。」






「阿,其實,我才應該請你吧?」他收起手機。






「那可不行。」男人帶著堅定的表情,Tee只好在對方的堅持下妥協「好吧。」






男人勾起嘴角,像是個小孩得到新玩具,笑容裡包含著滿足,Tee突然覺得對方好像有點可愛。






「我是Tae。」






「我是Tee,你好。」






TBC.






因為00看起來太短,所以到這就直接合併


還是習慣寫小甜餅,Sixteen的風格真的算是一種嘗試,還在努力。






其實Sixteen在表現故事及劇情方面真的會偏向現實、嚴肅一些,也因為如此而導致劇情會走的非常慢,希望大家能稍微等等,因為我的腦子需要在運轉一下www






讓一個不嚴肅的人寫嚴肅的東西,我果然是自虐QwQ


就連我自己也沒想到我的第一篇GodBas是一部中長篇(Sixteen樂乎發文的時間是在There For You之前),結果差點把自己的腦子弄翻。


反正我會再加油的,愛你們!









2018年8月24日 星期五

{Kimcop 椰奶}檸檬鹽糖 (一發完)



這是一個暗戀的故事




Ooc肯定都是我




逐月之月(2Moons)真人向同人(RPS)
一切切勿上升真人,這只是個虛構的故事




BGM:Bolbbalgan4 - Some



CP:Kimmon x Copter




你有吃過檸檬鹽糖嗎?它一開始會是鹹的,慢慢滲出檸檬的清香,在甜味出來之前甚至還會帶著星點的苦澀和酸。不過呢,一旦甜味出現之後,那些其他的東西似乎都不見了,只剩鹹中帶甜的檸檬味。





Kimmon含著嘴裡的糖,在陽台上感受風吹而過的涼意,它調皮地撩起他的衣擺,身上套的白色襯衫隨風微微飄起,黑髮被吹得有些凌亂。他打開一顆檸檬鹽糖,含在口中。





誰說糖一定是甜的?

_




學弟在他面前揮揮手,Kimmon才回過神看向眼前的少年,淺褐色髮絲乖乖散在額前,對方瞪著大眼看他「嗷,P’Kim你怎麼了?最近都在恍神啊?」Kimmon看著比自己矮一點的人,學弟稍稍嘟起嘴,看起來感覺不像生氣反而顯得有些可愛,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對方白皙的臉頰。




學弟立刻反抗「學長又來了!就說了別捏我的臉吶。」Kimmon露出笑容「誰讓你是我可愛的學弟啊——」




「P!」少年紅了耳尖,皺眉。




「好啦,不鬧你了,找我有什麼事嗎?」




「沒有啊,就只是想給你一個東西。」




「什麼東西吶?」

學弟對他露出一個靦腆的笑容,在臉頰上留下深深的酒窩,從書包裡拿出一個半透明有著小王子圖案的玻璃罐,裡面裝滿了糖果。他看著手裡的糖果罐,稍稍出神後,再度看向Kimmon,淺褐色雙眼裡金色的細絲散在虹膜上,宛如蛋糕上的糖絲拉花。




「P’Kim,你有沒有吃過檸檬鹽糖呢?」

_




Kimmon暗戀學弟,已經兩年了。




但他沒有要告白的準備,即使他即將畢業。




那個學弟和他差了一屆,他們同一個社團,感情很好。這讓他慶幸,不過同時也偏偏就是這樣的感情阻礙了他的步伐,使他不敢再多往前,因為一旦告白,就再也沒有回頭的路,兩個人的感情不可能回到像告白之前那樣親密,甚至更加糟糕。




而他不想為了一時衝動而永遠失去他最喜歡的人。




回到最初,Kimmon會認識學弟的緣由其實有點特別卻又顯得普通。新生訓練時,他站在二樓看著底下的新生們,不自覺有那麼一點懷念以前,正當他還在感嘆時光飛梭時,他突然就注意到了學弟。而那個學弟似乎也感覺到了他的視線,抬起頭,嘴角勾著一抹微笑,酒窩在他嘴邊陷落。




這是他們對上的第一眼。




凡事總說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他們對上眼的次數,連Kimmon都開始覺得奇怪,明明不同年級、甚至不同科系,可是他們兩個就算在不同棟教學大樓,中間還隔了一個中庭都還是能看到對方,真的是太奇怪了。




難道這是命運嗎?他的腦海裡忽然閃過這句話,有些起雞皮疙瘩,忍不住搖搖頭想把這句話從他腦袋裡甩開,然後轉頭看向中庭。




又來了。

Kimmon看見學弟手裡拿著課本,剛好跟一個女孩一起經過中庭,他開始在內心默數:3、2、1。一如往常,學弟像是感知到了他的心聲,抬起頭看向他。這一次他沒有裝作若無其事,而是揮揮手打招呼,接著就看到學弟對衝著他露出笑容,顯眼的酒窩再度出現,在他的內心裡與此同時泛起一種讓人困惑的滿足感,他自己也說不清。




或許——還真的是命運?




從此之後他見到學弟不再是一閃而過,而是笑容和一個動作,與此同時不知為何他和學弟”偶遇”的次數越來越頻繁,就連在圖書館都能遇見對方。




到最後Kimmon便開始每天期待能夠遇到那一個有著酒窩的可愛學弟,如果當天沒有遇見對方的話,反而會感覺缺少了些什麼,失落感像是在他心裡鑽了個小洞,它不會明確影響自己,可自己卻知道它是貨真價實存在,並且悄悄地讓自己有些異常。




這樣,似乎有點微妙?




他們正式認識則是在社團裡,Kimmon是社團幹部,當他看見學弟來到他們社團時,嘴角不自覺上揚。




在新學期自我介紹是不可少的環節,今年甚至增加了小遊戲,被點名上臺的人可以點下一個要自我介紹的人。社團幹部永遠首當其衝,偏偏各個幹部都是好朋友熟到不能再熟,理所當然會先被”陷害”,戰火很快就蔓延開來,連他這個副社長都一起拉下水。




Kimmon笑了笑也不拖拉,立刻起身走上台介紹自己,學弟在臺下悄悄向他揮手,笑得燦爛。學弟可愛的樣子讓他止不住笑容「大家好,我是副社長Kimmon,目前高二,大家有任何問題都不要來找我,要找社長喔。」說完他便對著坐在一旁的社長吐舌頭,逗得底下的社員們哈哈大笑。




「吶,接下來要誰上台呢?有人自願嗎?」




視線掃過底下的人,有幾個人高高舉著自己的手,他只是會心一笑,越過那些人「請那個坐在角落的學弟上臺吧?」




學弟剛開始還稍稍疑惑了下,然後便衝著他勾勾嘴角,酒窩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都甜甜的,Kimmon不小心愣神,學弟已經走上臺站在他面前,他離開講臺之前悄悄勾了勾對方的手指,趕緊走到旁邊看著學弟,用唇語跟他說:「加油喔!」




學弟微笑點點頭「大家好,我是高一的Copter,剛到這個學校,還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Copter嗎?挺可愛的,就跟他本人一樣。他心想,走到台上站在學弟右手邊,問:「那Copter要點誰上台呢?」




學弟閉上眼伸手一指,點到底下一位男生,Kimmon看到差點笑出聲,因為Copter指到的那個人正是他的竹馬——Bas。Bas 喪著臉一副要壯烈犧牲的樣子走上臺,看到對方如此心不甘情不願,Kimmon努力憋笑拍拍學弟的肩膀,在他耳邊說聲「學弟做得好。」聞言Copter轉頭向他一笑,之後便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他們的第一次正式見面就在社團裡的歡笑中度過,他們的關係從這時開始發酵,漸漸變得熟悉,從容易碰面的陌生人變成時常見面的社團學長,這讓Kimmon感到高興,但他沒有多想。




久而久之就變成了現在這樣。




當他意識到已經來不及,他早就喜歡上那個帶著小酒窩有著靦腆笑容的學弟Copter了。剛開始還有點慌張,以至於他有一陣子都躲著Copter,最後還是因為Bas對他的抱怨才結束這場單方面的冷戰。




_




撕開包裝,檸檬的香氣在嘴裡散開,帶著酸酸的甜味、微微的澀,就如同現在的心情。口中含著Copter給他的檸檬鹽糖,Kimmon稍稍抿起唇。




不知道對自己來說學弟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角色呢?




很好奇。




但是卻也不敢過問、不敢討論。




只怕一不小心就說出太多。




最後還是努力扯出笑容,把酸澀隱藏在檸檬香氣背後。


_




畢業當天,沒有想像中開心,一切的感覺只留下依依不捨。胸前的紅花在淚水模糊的視線下成了最顯眼的主角,說好的不哭都變成高中時期最後的謊言。




Kimmon在這樣的氣氛下也紅了眼眶,忍不住跑到天臺,他想看、也許再也看不到的景色,微風把掛在眼角的水滴吹落,他用手背將它抹去,情緒一點一點的被寧靜撫平,他沒有做任何事,就只是趴在欄杆上。




忽然,一雙手覆蓋在他的雙眼上。




「P要是真的難過就不要忍了吧?」




少年清亮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Kimmon幾乎不用思考就能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他把蓋在自己眼上的手緩緩拿下,對方的溫度在此時顯得鮮明,他勾起嘴角、轉過身。




手中的雙手順著動作離開,他為此稍微惋惜。「很可惜,沒有呢。」




Copter沒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Kimmon突然覺得眼前的人像是一幅畫,從一開始見面就是栗色的髮絲原本乖乖塌在額前,現在被風輕輕吹亂,笑起的臉頰上依然有著深深的酒窩,本該是深咖啡的虹膜在此刻卻閃著星點金光,是陽光反射還是其他的?那都不重要了。




他用單手蓋住了Copter的雙眼,就像他對他做的那樣。




「嗷,P?」




Kimmon打開了一個檸檬鹽糖,將它放進少年口中,指尖稍微在宛如櫻花瓣的粉唇上停留,下一秒便收手再度打開了另一個,自己含在了嘴裏。他把手放下。




「沒什麼。」他露出一個笑容。




大概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時自己的笑是多麼的勉強,嘴裡的糖泛著酸意、帶著絲絲甜。




就當作自己和少年一起度過了同樣味道的時刻吧。




這樣就好了。

_




「有阿,還挺喜歡的。」




「那這罐糖果就給你吧。」




「這麼多,到畢業都吃不完了吧?」




「那P就得努力了,加油喔。」




「欸——」




「一定要把它吃完喔。」

_




Kimmon瞇起雙眼,早上的陽光有些刺眼,抬眼看了一下時鐘,起身開始整理自己。從高中畢業後過了一年,從今天開始他就已經算是大二生,不再是小菜鳥大一新生。




在這期間他也談過戀愛,一次。Kimmon對她很好,他幾乎把自己所有的注意力放在那個女孩身上,也不去想曾經帶給他悸動的男孩。可是他們的戀情卻只維持了半個月,女孩提出的分手,她跟他說,他的心不在她身上,從他們開始交往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了。




「我很抱歉,因為我的自私而耽誤了你。」女孩只是苦笑著跟他說「明明知道卻不敢放手,現在我想開了。」她最後給他一個擁抱,帶著笑容離開。




他沒有挽留那個女孩,因為他無話可說。




最終站在鏡子前確定後,習慣性想從那個玻璃罐裡拿出糖果,卻發現糖果罐裡有些空蕩,他拿起來看,裡面只剩下兩顆糖果以及一張紙條。先打開糖果含在嘴裡,而後才帶著顫抖的雙手緩緩打開的那張紙條。




他看著紙條,瞬間呆愣在原地。




過上幾秒後便忍不住歡呼,背起書包便急忙走出房間,而那張被他遺留在桌上的紙條,風透過尚未完全關上的落地窗頑皮地溜進房間裏,輕輕吹落了它。




第一次,他覺得檸檬鹽糖幾乎是甜的。




紙張邊緣在陽光下透著金光,上面清楚的字跡寫著:




“請等我。”






FIN.




其實原本想寫更長,但我寫到這裡,突然覺得這樣的結尾對他們來說或許是最好的。

至於之後會不會有番外之類的,就隨緣吧。

2018年8月17日 星期五

{Godbas 神胖}Sixteen 十六歲 02.





逐月之月(2Moons)真人向同人(RPS)
一切切勿上升真人,這只是個虛構的故事






Ooc我的錯,他們還是最好的









CP:God x Bas





I'm trying to find my way through LAX


在洛杉磯機場尋覓自己的方向


And I'm so lost, don't know what to expect, ooh yeah


我曾經沉淪於迷惘,對一切事物不抱期望




Day 2






青春裡總有一個讓你印象深刻的人。






Bas來說那一個人就是God,他為他的十六歲帶來了與眾不同的時光。






距離遇見God的那一天已經過了五年二個月又十二天,出門前看了下行事曆,Bas在內心默數。原來自己也單獨走了那麼長一段時間,五年了,自己還是忘不掉那個男人。最近那段記憶甚至開始越發清晰,男人第一次和他見面的平淡、使人心顫的笑容,到後來他給予的溫柔,每一刻在此時都顯得珍貴。






他搖搖頭,把這些思緒放到一邊,走出家門。剛好看到自己的朋友已經在門口旁等他,他露出燦爛的笑容。






「P’Cop,早安吶!」






_











第二天早上,Bas在陽光的沐浴下清醒,感覺很好。昨天晚上God帶他回到自己家,讓Bas意外的是這間外表看起來不大,甚至有點老舊的公寓裡原來有那麼多空間,基本的客廳、廚房加上三間房間,大多數傢俱都選擇了無色彩系,每一樣東西都井然有序的擺在櫃子上,看得出來整潔對於房子主人的重要性。God帶他走進其中一間房間,那裡有整面墻上是書櫃,旁邊擺著一張沙發,長度足以容納一個人。






「今天晚上你就先睡在這,外面走出去斜對面就是廁所。然後——」God看了下周遭,稍微皺眉後走出房間,Bas再度看到他時,男人手上拿著衣物和盥洗用具,走到自己面前把東西塞到自己懷裡「你等等就去洗個澡,休息吧。浴巾之類的就在廁所裡。」






God走出房門,Bas對著他的背影說了一聲:「謝謝你。」不是很大聲,但是足以傳達到對方耳中,對方頓了下,沒有回應,可他知道God已經接受自己的謝意。






早晨,呆坐在床上過了一段時間,Bas才緩緩起身去廁所,整理好自己。他身上還是穿著God給他的白色帽T和黑色褲子,整個人看起來鬆垮垮的,他便把那些過長的部分都捲起,還好經過改造後在外觀上也就不那麼寬鬆了。Bas來到客廳便聞到一股食物香味,不需要思考就知道是從廚房傳來的,他悄悄走到廚房門口,躲在牆壁後看著寬大的背影,那個認真準備餐點的男人。






對方還沒發現自己,Bas忍不住有種莫名想要抱住他的衝動,是荷爾蒙作祟的關係吧?壓下內心的感覺,走到God旁邊。






「早安,P’God。」Bas站在一旁看向God俊俏的側臉,男人聽見聲音轉過身,在他疑惑的眼神下勾起嘴角,使Bas一時恍了神。見他沒反應,God便用手試著在他面前晃晃「Bas?」






視線重新聚焦在裝好早餐的盤子上「嗷,抱歉吶。」他接過白色瓷盤,上面放著煎得剛好金黃的雙蛋、微焦的培根,它散發出陣陣香味,他感覺到自己嘴裡的唾液開始分泌,肚子也跟著抗議。






他把早餐放到餐桌,桌上早就擺好兩杯牛奶。很細心,加分。站在餐桌旁邊的Bas心想,這時God也完成另一份早餐,讓他一起坐下,語氣很柔和,宛如昨晚那個有些冷漠的男人不是他。第一次被陌生人這樣對待的Bas感覺很神奇,小小的腦袋瓜開始抑制不住胡思亂想的念頭。






像這樣子的男人會沒有對象嗎?似乎不可能,可是對方的生活空間裡明顯沒有另一半的痕跡,甚至連張照片都沒有。正當Bas的思緒像是蝴蝶一樣亂飛時,God開口問到「你幾歲了?」






「什麼?喔,我十六歲。」






「比我想像的還大。」






Bas聽到這句話便下意識看了自己一眼,可能真的是吧?畢竟相較於同齡人,他現在的身高也不算高,甚至偏矮,也許自己只是還沒長開,之後會長高的,他總是樂觀的想到,不過在昨天看到男人傲人的身高之後,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羨慕——真的只有一點。他表面上故作不在乎的聳聳肩,手裡的叉子戳破蛋黃,看著橘黃色的液體緩緩流出,他隨口接了一句:「那你呢?」






「二十歲。」






只大了自己四歲,兩個人的感覺像是差超過十歲以上,Bas不可置否地撇撇嘴「你沒說謊吧?」God看見男孩這個樣子,有些想笑,可還是憋住笑意「並沒有。」






他們就像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感覺早餐似乎吃了很久,兩個人也開始漸漸熟悉對方,令他們感到奇妙的是,兩人明明昨天才剛認識,現在卻能夠像是認識許久的朋友,談話聊天卻不違和。God也沒他想像中冷漠,正好相反,他其實很溫柔、體貼,光跟對方相處一段時間就能夠知道這件事,Bas再度看向男人的背影。






只可惜遇到這樣的人的機率通常只有一次,除非你足夠幸運,可是對Bas來說人生裡並沒有那麼多的幸運值。也許、只是也許,為了能夠遇見對方,他早就把自己的運氣用完了。






Bas趴在桌上,悄聲無息地嘆氣。






_






God是一名模特兒,Bas和他聊天時說到的,雖然不算是很有名,也不會常常在電視上看見,但他的薪水足以養活自己,而且很自由。他為此感到滿足。






Bas窩在柔軟的沙發裡,看著一部不算有名的電影,有些無聊。盯著不斷變換的螢幕,他開始思考接下來自己該如何走下一步,知道自己不能一直待在God家裡,更何況,他不過是一名陌生的大膽小孩,根本沒有任何資格繼續留下。






只是過客。






握住口袋裡的黑色手機,餘光忍不住偷看God,電視螢幕的色彩變換照映在男人臉上,陰影擋住他的面容,不知道現在對方的表情到底是甚麼,也許是專心的看電影,又或者跟他一樣感覺到無趣的分子在空氣中飄散,分心想著其他事情。






輕輕滑過手機外殼邊緣,Bas稍微猶豫後開口「那個……我去一趟廁所。」






「嗯。」God拿起遙控器,螢幕停格在男主角即將轉身的畫面,Bas起身走進廁所關上門,鎖上的聲音有些大,他躲在門後拿出手機,按下旁邊的按鍵。






沒有反應。看來是沒電了。






他為此感到有些緊張,但他還是冷靜地走到沙發坐下,他不想再給God添任何的麻煩,男人等他坐定位後,便再度按下按鈕,電視開始隨著對方的動作撥放影片,男主的行動變得鮮明,他拉住女主角不想讓她離開,女主角因為男主的挽留而留下。






但他不會是任何一部的女主角,現實生活也沒有所謂的男主角。






Bas看著變換的螢幕,思緒逐漸清明。






他必須離開。






_






天氣與昨天沒什麼不同,什麼也沒改變。






雨還是陰陰的下著,Bas坐在靠窗的位子看著飄落的細雨,忍不住探頭趴在窗戶旁伸出一隻手,雨輕柔的打在他手臂上。心情還是同樣地鬱悶。






一切似乎又回到剛開始的那個雨天,奇妙的預感在胸口翻動,眼皮像是要同意這種感覺而不斷抽蓄,Bas努力將注意拉回課堂,手中的筆尖頂著筆記本,藍色的墨水已經融進白紙內,綻放成深藍色花朵。






Bas愣了一下,而後卻在那個暈開的地方寫上:『God』






他盯著幾乎看不見的字,拿起立可帶把全部痕跡塗去,白紙再度成為空白,只是掩蓋的地方仍然顯眼。他刻意忽略那個地方,寫上課堂的筆記。






下課鐘聲響起。






猛然闔上書頁,把所有東西收進背包放好。什麼也沒有。






「Bas一起去吃午餐嗎?」


「當然!」Bas笑著搭上Copter的肩膀。






就像他一直以來做的那樣。










TBC.​










歌詞翻譯:Chelsea Cutler - Sixteen  契希爾·卡特-十六歲

2018年8月10日 星期五

{雜談說心}致,我所喜歡的你






Troye Sivan - Animal





親愛的特洛伊,謝謝你陪我度過了三年,

三年對我來說是個很長的時間,

足夠完全改變一個人,當那個單純的我逝去,新的我再生時,是你陪我度過了那一段最難熬的時光。有人說過青春是璀璨的、痛苦的,不知你是否也有同樣的時光?或許有的,但時間總會悄悄偷走一切。當回憶消失,我們的青春又只剩下什麼?




感謝你總是如此勇敢,向世界證明了你自己,也向我證明了世界的光明。




越來越多人能夠打開心房面對一切,相信世界,而你是先鋒,你帶領著其他人勇敢的走出黑暗。




我難以形容你是如何為我帶來力量,但我知道,即使時間過去,青春不再。你的歌聲依舊能震撼我的內心,它不需要依靠大腦,而是用心將其保留。










三年對我來說是一段很長的時間,




它足以改變我,

卻不曾改變我對你的喜歡。



公告

最近因為電腦壞掉,因此小說的部分暫時不能更新,目前還不知道什麼時後能修好,在這邊先告知,在這時間裡我有空還是會打文,只是暫時無法發布,各位不要擔心,只要電腦一修好我就立刻恢復正常更新。 請各位在等我一下,謝謝你們。